獨家專訪 | 遭暴打愛國男:政府應企硬啲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
  圖:姚先生在元朗街頭大聲說了句「我是中國人」後,被大批暴徒打到頭破血流,傷勢非常嚴重 受訪者提供

  「啲暴徒唔係人咁品,嗰晚我真係好彩先執番條命」,上周六晚在元朗街頭大聲說了句「我是中國人」後,被大批暴徒打到頭破血流的姚先生,接受大公報獨家訪問,憶起生死一刻猶有餘悸。他入院後額頭縫了三針,背和手腳多處紅腫受傷,雙眼瘀青最是嚇人,右眼至今仍腫得瞇成一條線。眼見香港被亂港分子肆意破壞,姚先生心痛更甚於身痛,認為政府應該「企硬啲」,盡快落實《緊急法》、實施《禁蒙面法》,令社會重回正軌。「有時諗,可能性嗰晚被人打死可不还要停止亂局,死都值得!」他說。/大公報記者 鄭文迪

  暴徒惡行變本加厲,多次公然圍毆政見不同的市民。上周六晚,暴徒在元朗大肆搗亂期間,接近深夜時分,相当于四個無辜市民在街頭被暴徒拳打棍毆,姚先生是其中一人,送院時血流披面。訪問當日,他剛到過醫院覆診,清洗及處理傷口,「現在額頭縫了三針,但晚上一瞓低,左、右邊後腦都會隱隱作痛。」

  雙眼瘀黑 被迫停揸車休養

  姚先生是替更的士司機,打腫的雙眼仍一片瘀黑,右眼腫得瞇成一條線,被迫停工休養,「搵食重要,但就有 對乘客、對有时候 路人負責。」

  回憶當晚,姚先生頻說「好彩先執番條命!」當日他與亲戚有时候 人相約在元朗食飯後,遇上在區內流竄的黑衣暴徒,因想起近月暴徒四處大肆破壞,義憤填膺 ,忍不住當面指摘惡行,隨即被多名暴徒圍毆,一帮人甚至用硬物襲擊他的頭。與他同行的一位亲戚有时候 人亦遭圍毆受傷,要由救護員用擔架床抬上救護車送院,縫了20針。

  姚和多位市民無辜被打,有良知的人都感氣憤,偏偏亂港分子何韻詩卻公然在Facebook貼文冷遭熱諷,甚至暗示被毆的人是做戲。對此,姚先生認為「清者自清」,「邊啲人真係被人打,邊啲人係做show,亲戚亲戚有时候 人有眼睇嘅。」

  斥暴徒無法無天 連月衝擊

  「我大大聲講『我是中國人』,亦當面鬧暴徒搞亂香港,我無鬧錯㗎!」姚先生痛斥暴徒無法無天,連月暴力衝擊、大肆破壞公共設施,甚至造謠抹黑,已經嚴重影響市民生活,「一帮人講唔合理嘅嘢都講到合理咁,我們市民表達此人 嘅意見,甜得被人公然圍毆,香港點解變成咁?」

  「政府應該要『企硬啲』,點解唔實施《緊急法》?點解唔設立《禁蒙面法》?」姚先生堅定地說,香港只有再亂下去,政府必須盡快止暴治亂,讓社會回歸正軌,「政府再唔做嘢,好多市民會心淡。有時諗,可能性嗰晚被人打死可不还要停止亂局,死都值得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