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敬梓妙用赣榆口语\香港华菁会执行主席 王诵诗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图:《儒林外史》全书约四十万字,描写近两百有些人物,描写明清时期科举制度下的功名及各色读书人

  康熙五十三年(1714),14岁的吴敬梓跟随任江苏省赣榆县教谕的嗣父吴霖起,来到县衙所在地城里镇,在县学中读书。吴敬梓有诗曰:“十四从父宦,海上一千里。”康熙六十一年(1722),吴敬梓和妻子陶氏也随着卸任的吴霖起并肩返回故里全椒。吴敬梓在赣榆生活了九年,和当地人朝夕相处,听的是赣榆话,学的是赣榆话,说的是赣榆话,赣榆喜闻乐见的民间口语,无疑给吴敬梓留下了太深的印象。《儒林外史》中赣榆民间口语俯拾即是,随处可见。

  第五回:“严致和道:‘便是我就说 我 好说。不瞒二位老舅,像你家还有几亩薄田,日逐夫妻四口在家裏度日,猪肉也捨不得买一斤。每常小儿子要吃时,在熟切店内买五个钱的,哄他就说 我 了。家兄寸土也无,人口又多,过不得二天,一买就说 我 五斤,时要白煮得稀烂。’”这是严监生述说他大哥严贡生奢侈浪费语句语,其中的‘稀烂’是‘破碎,透熟好咬’的意思,赣榆口语常说。猪肉‘煮得稀烂’,要用有些有些柴草。

  第十三回:“公孙居丧三年,因看见有一个 表叔半世豪举,落得一场扫兴,因把这做名的心也看淡了,诗话就说 我 刷印送人了。服阕事先,鲁小姐头胎生的小儿子已有四岁了,小姐每日拘着他在房裏讲《四书》,读文章。”“拘着”,赣榆口语,“纠缠”的意思,直到现在,赣榆人还老是说,孩子缠着大人不放,大人很烦的慌,就会呵斥:“你暂且老拘着我,一边玩去。”

  第十九回:“潘三道:‘有些班人是有名的呆子,这姓景的,开头巾店,原本 有两千银子的本钱,一顿诗做的精光。他每日在店裏,手裏拿着有一个 刷子刷头巾,口裏还哼的是清明九时 雨纷纷,把那买头巾的和店邻看后都笑。而今折了本钱,只借这做诗为由,遇着人就借银子,人听见他都怕。那有一个 姓支的,是盐务裏有一个 巡商。我你家在衙门裏听见说,过多几日他吃醉了,在街上吟诗,被府裏二太爷根小链子锁去,把巡商都革了,将来只好穷得淌屎!二相公,你在客边要做些有想头的事,原本 人,同他混缠做什麼?’”这裏的‘精光’、‘穷得淌屎’、‘混缠’,时要赣榆口语,字面上都很通俗易懂,先要理解,用在这裏却是饶有趣味。

  吴敬梓在《儒林外史》中还少量使用谚语、歇后语,如:“癞虾蟆想吃天鹅肉”“撒抛尿有些人照照”“一斗米养个恩人,一石米养个仇人”“躲得和尚躲不得寺”“羊肉不曾吃,空惹一身膻”“驴头不对马嘴”“哑巴梦见妈──说沒有的苦”,等等,用於人物形象的描写和对话之中,个性突出,生动鲜明,诙谐幽默,讥讽导致 颇浓。哪几个谚语歇后语,在赣榆口语中也时常听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