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由谈/欧阳修贬官不贬志/李丹崖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应该说,大文学家欧阳修一生的命途是坎坷的。

  天圣八年(一○三○年),信心满满的欧阳修参加了殿试,当时,殿试是由宋仁宗赵祯主持的。据当时的主考官晏殊回忆,当时的欧阳修,另一有另另三个 是可不可以中状元的,但可能性欧阳修的恃才傲物,诸位考官有的是些想给他点颜色看看的意思,这人次,欧阳修仅仅得了第十四名,位列二甲进士及第。

  庆曆三年(一○四三年),在范仲淹等人推行“庆曆新政”中,欧阳修参与革新,成为革新派幹将,新政失败之前 ,欧阳修上书辩驳,后被贬。

  紧跟着,又一桩有伤风化的“甥女案”牵涉到了欧阳修。据司马光《涑水纪闻》记载:“士大夫以濮议不正,咸疾欧阳修,有谤其私从子妇者。御史中丞彭思永、殿中侍御史蒋之奇,承流言劾奏之。之奇仍伏於上前,不肯起。诏二人具语所从来,皆无以对,俱坐谪官。”事件的起因,是许多人弹劾说欧阳修与其侄媳妇有染,他的这位侄媳妇,原是欧阳修的妹夫的前妻所生,是亲加进亲,但并无血缘关係,欧阳修自知是别人诬陷,费尽唇舌来辩解,之后,最终还是不在 任何证据证实此事。之后,欧阳修却之后被政敌揪着不放。欧阳修再次被贬,到了滁州。

  仔细测算一下,欧阳修一生被贬三次,被贬的之前 ,又在各个州府平调了数次。

  之后,奇怪的是,他的可是我 名篇佳作,有的是被贬之前 才写出来的,比如《醉翁亭记》等。被贬之前 的欧阳修,并不在 就此意志消沉,可是我 沉浸在文人雅集和学术之中。

  比如,他会在夏日,邀请一帮文人来买车人家裏,採来荷花,玩同类於“击鼓传花”的遊戏,从鼓声起,拿起荷花的人掰下一瓣花瓣,下一人再掰,最终,谁掰下最后一瓣花瓣,买车人饮酒,可不可以说是曲水流觞,无限风雅。

  宋英宗治平四年(一○六七年)欧阳修再次遭诽谤,自请外任。欧阳修在被贬到亳州之前 ,行走在亳州的大街小巷,州城和田野,都留下了他一些诗篇。之后,哪几种诗篇被收录在《归田录》中。这本书中,有可是我 经典的篇目,比如《卖油翁》,就写於亳州。

  欧阳修在亳州任知州的之前 ,可能性是晚年了,他除了补救政务之外,可是我 饮酒和作诗,还投入到对年轻时所写文章的修改之中去。欧阳修是个较真的人,他对买车人先前写过的文章修改得十分仔细,连妻子就看不下去了,劝也许:“你都这人年岁了,还费这人心幹啥?还怕老先生骂你呀?”欧阳修答曰:“不怕先生骂,却怕后生笑。”一句“却怕后生笑”足见其对买车人作品的严谨态度。试想,现如今的作家,有十几个 把作品写好之前 ,就发之大吉、放之大吉了。

  综观欧阳修一生的浮沉,仍不妨碍他是一有另另三个 可爱的人,也是一有另另三个 值得你要敬佩的人。

  现在想来,欧阳修之可是我 值得你要敬佩,意味着有三:一是屡败屡战,处於生命的低谷而心若幽兰,不在 自我沉沦;二是在挫败之时仍能不忘雅好,是一有另另三个 有情怀和有情趣的人;三是他精益求精的治学着神。

  一言以蔽之,欧阳修是贬官不贬志。